周皓:紧货币、稳增长、宽财政——迎接中国改革开放的新高潮


周皓:紧货币、稳增长、宽财政——迎接中国改革开放的新高潮

1

2017年以来,全球货币政策开始进入稳健收紧的通道。美联储经历了3年缓慢升息后开始收缩资产负债表,中国人民银行从2017年初开始利率上升通道的公开市场操作,欧央行和日本央行准备结束负利率政策并开始逐步退出数量宽松政策。本期专题文章(周皓、张际)指出,货币政策目前处在被动调整时期—随着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的缓慢复苏而进行小幅、缓慢的紧缩调整。

货币政策偏紧的宏观经济背景,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全面调高了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增长速度。中国经济2017年第四季度落实了6.9%的增长速度新高,美国第三季度增长达到甚至超过了3%的历史新高,日本、欧元区甚至长期债务危机不断的衰退萧条的希腊经济都出现了明显复苏的迹象。伴随着经济增长的全球性复苏,国际贸易也出现了增速跳升的局面。

伴随着经济增长的全面复苏,财政收支也出现周期性的宽松状态。美国特朗普减税方案的刺激效应,已经或多或少进入了对未来几年经济增长的预期;而中国财税体制的改革,特别是中央-地方分税制的改革,将大大缓解过去几年地方政府财政收支困境的加剧和隐形债务负担的剧增。本期专题文章(周皓、张际)指出,目前主要经济体处于被动货币-积极财政的政策组合周期。

4年多以前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方案,指出要建立以市场调节为主体的经济运行机制。历史经验表明,在增长加速、通胀温和、货币偏紧、财政宽松的经济发展阶段,是最适合于重大改革政策出台的时机。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最近在达沃斯论坛所指出的,经济改革包括金融改革政策措施出台,其深度和广度可能超过预期。未来5年将迎来中国改革特别是金融改革的新高潮。

zhou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