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登录 注册

鲁公路,胡吉祥:“众筹融资”引领新金融

文/鲁公路、胡吉祥   本文编辑/孙世选、贾红宇 众筹(Crowd Funding)一词起源于美国,指普通大众以互联网为平台,集中单个资金用来支持某个项目或组织。众筹···
853 views

文/鲁公路、胡吉祥   本文编辑/孙世选、贾红宇

众筹(Crowd Funding)一词起源于美国,指普通大众以互联网为平台,集中单个资金用来支持某个项目或组织。众筹融资是互联网金融创新的重要形式之一,是未来新金融领域最具潜力的模式。

按照募资的形式,众筹可大致划分为四类模式。第一是“捐赠模式”,个人以捐款、慈善、赞助的形式为项目或企业提供财务资助,不求实质性财务回报。典型的例子有赈灾救助、政治选举、电影制作、免费软件开发等。第二是“奖酬模式”或“回馈模式”,部分项目中出资人可能会得到一些小礼品或预售产品作为回报,但这些赠品通常价值较低,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投资回报。第三是“借贷模式”,个人借钱给一个项目或企业,预期得到偿还,并希望得到一定的财务回报。由于出借人是大量的个人,借款人也是个人,这种借贷模式通常称为P2P(个人与个人)借贷。第四是“股权模式”,个人投资于一个实体以期获得实体的股份或分享实体未来的利润。

41231113807

众筹降低融资成本

众筹的文化根源是通过社区为项目进行募资,后者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互联网的发展使得这种基于社区的融资模式迁移到线上,减少了交易成本并拓展了潜在的受众。早在2000年初,众筹就成为一种新型的为项目进行融资的方式。受益于这种低成本的融资方式,小的、在金融业中缺乏背景的企业家们得以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募资。

众筹对资本市场发展和经济增长都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一是有利于缓解小微融资难的问题,鼓励创新创业;二是有利于丰富投融资渠道,刺激金融创新;三是有利于引导民间金融走向规范化,拓展和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四是有利于分散融资风险,增强金融体系的弹性和稳定性;五是有利于创造就业机会,促进技术创新和经济增长。

美欧成为众筹活跃地

近年来众筹在全球发展迅速。根据一家市场调查公司的近期研究报告,2009年全球众筹融资额仅5.3亿美元,2012年快速上升至27亿美元,2013年预计达到51亿美元。2007 年全球有不足100个众筹融资平台,到2013年6月已经超过670个,成功为100多万个项目募资,覆盖社会公益、创业、艺术、影视、音乐、互动数字媒体等多个类别。

从地区分布来看,北美和欧洲是众筹融资最活跃的地区。2012年全球众筹融资总额的95%来自北美和欧洲,其中北美地区众筹融资额为16 亿美元,占比约60%。在全球活跃的众筹融资平台中,美国的占比超过50%。

从募资形式来看,2012年众筹融资募得的27亿美元中,52%通过捐赠模式或奖酬模式,44%通过借贷模式,4%通过股权模式。欧洲是股权模式使用得最广泛、增长也最快的地区。全球近三年以来的股权模式众筹融资平台中,欧洲占大部分,年增长率114%。

发展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就美国来说,问题表现在两方面:一是众筹的股权融资功能还没有合法化。在2012年美国JOBS法案出台之前,由于以股权作为众筹的标的物缺少法律上的支持,众筹平台基本上采取给投资者一次性短期回报的形式,而股权回报的形式比较缺乏。JOBS 法案要求美国证监会(SEC)制定众筹的监管细则,但迄今没有出台最终文件,因此目前还不能说通过众筹进行股权融资是合法的。二是投资者保护措施还不到位。以著名的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为例,该平台缺乏对融资者欺诈行为的有效约束机制。虽然该平台对融资项目进行评估,并通过互联网向公众展示,但仍然出现了一些融资者在创意项目中造假。另外,该平台的融资者可能会挪用资金或不按期给予投资者约定的回报。

股权模式的众筹在各国监管程度不一。美国的JOBS法案开启了股权式众筹合法化的大门,但该法案只是概述一些初始的监管框架,具体的实施办法还有待SEC出台最终的监管规则。英国和德国已经将股权式众筹融资看作合法的融资模式。2012年7月,Seedrs Limited 获得英国金融监管局(FSA)的批准,成为第一个被合法认可的,以买卖股权的方式来融资的众筹平台。但两国均没有专门针对股权众筹立法,而是将其纳入现有的金融监管法律框架。意大利在美国之后通过了类似的关于股权众筹的DecretoCrescitaBis法案,并于2013年7月率先签署了监管细则,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将股权众筹合法化的国家。加拿大没有设定全国性的众筹监管规则,而是由各省的监管机构负责监管。股权模式的众筹融资在安大略省已经被合法化,并受安大略省证券委员会(OSC)的监管,但在加拿大其他省份仍属于违法的融资形式。

总体来看,整个众筹市场还处于婴儿期,但其发展潜力巨大,将成为全球各国用以增强经济竞争力的重要渠道。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众筹有望成为其推动经济增长和金融创新的有力工具。据世界银行估计,发展中国家有3亿以上的居民有能力参与小额的众筹投资,至2025年全球众筹市场的年均潜在规模为900亿至960亿美元,其中中国的增长空间最大,预计彼时其年均规模可达500亿美元。

 

填补中国民间金融空白

国内捐赠模式和奖酬模式的众筹平台目前有十几家,总募集资金规模超过1000万元。其中点名时间上线最早,有近700个项目上线,总共已完成了上千万元的募资。几乎所有的此类平台都只支持以项目的名义集资,不向创业公司开放。支持的项目类别限于设计、科技、音乐、影视、食品、漫画、出版、游戏、摄影等范畴,一般不接受慈善项目,也不开发销售尾货的项目。投资者的收益仅限于实物产品。

借贷模式的众筹即网贷方面,2007年8月诞生了首家小额无担保P2P网贷平台“拍拍贷”。2009年后成立了一批P2P网贷平台,比较知名的有红岭创投、人人贷、E速贷、易贷365等。2011年网贷平台开始快速发展,2012年进入了爆发期,2013年则开始蓬勃发展。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3年6月已超过500家,全行业成交量已突破1000亿元。网贷平台除了给投资者和融资者提供交易渠道,还对投资者承诺保障本金,部分平台甚至承诺保障利息。如红岭创投就承诺保障本金,一旦贷款发生违约风险,众筹平台为出资人垫付本金。

就股权模式的众筹平台来说,国内目前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股权众筹,但已有一些平台涉及股权融资,主要以红岭创投、天使汇为代表。2013年初,红岭创投涉足股权融资业务,为P2P网贷中具有稳定还款记录、现金流良好的客户,量身设计股权融资或债转股的操作方案,并通过旗下的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下称“红岭基金”)以股权代持的方式,介入初创期企业或者项目的股权投资。与国外的投资众筹不同,红岭创投的股权融资模式不是设立一个直接连接投资者和融资者的股权交易平台,而是通过设立红岭基金的方式,先在平台上向投资者发布股权融资信息,让投资者出资并与红岭基金签订股份代持协议的同时,由红岭基金出面代为持有融资企业的股份。

另一个知名的网络投资平台则是天使汇,是一个为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之间架起交流平台的社交网络门户。通过为创业者和投资人建立各自的页面,使得双方可以在线上交流、相互了解。天使汇也在线下举办见面会和通过合作伙伴推荐项目的方式帮助创业者和投资人达成融资意向。尽管如此,天使汇还算不上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众筹平台,因为它对投资者有较高的要求,必须达到人民币300 万元的准入门槛。如此高的准入门槛,注定了普通大众不可能参与其中,其对公司支持的影响力也就有限。而实际上,参与投融资的群体也确实没有本质变化,参与投资的多半是原来就知名的机构投资者和天使投资人,只是将投资人发现项目、创业者寻求资金的过程搬到网上。

此外,2013年6月新上线的大家投网站也在探索股权众筹的另一种模式。大家投是一个对接天使投资与创业项目私募股权的投融资平台。其运作模式是:由创业公司在平台上发布项目,当吸引到足够数量的小额投资人,并凑满融资额度后,投资人就按照各自出资比例成立有限合伙企业,再以该有限合伙企业法人身份入股被投项目公司,持有项目公司出让的股份。在此过程中,大家投为天使投融资双方提供的是订立投资合同的中介服务,通过向投资人提供目标公司的增资扩股、股权转让等商业信息,促成投资人与目标公司股东签订增资扩股协议、股权转让协议或者其他协议。

红岭创投、天使汇和大家投的业务模式尽管与国外的股权众筹有着显著不同,但在当前我国法律环境和市场环境下更具操作性,不失为众筹模式在我国资本市场应用的有益尝试。在发展方向上,股权众筹平台未来可能会直接涉足创业投资,投资于本平台的优秀项目,甚至转型为孵化器。

 

众筹模式的风险

在众筹模式的发展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

一是存在欺诈现象。2011年9月,一家名为“贝尔创投”的网络借贷公司因其法人代表涉嫌在其他多个网络借贷平台恶意拖欠多笔债务,成为国内首家被公安机关调查的“人人贷”平台。2011年10月,网贷公司“天使计划”网页突然不能登录,65 位出借人高达550 万元的本金随网站创立者一同消失,至今未能追回。2013年10月,网贷平台福翔创投上线开业仅三天其老板便卷钱跑路,留下的电话和地址都是假的,网民损失的资金无从追讨。

二是缺乏投资者保护措施。众筹融资作为互联网金融的新模式,融资形式、风险点与传统金融有较大不同。普通投资者缺乏对风险的足够判断,在借贷利率或创意项目的诱惑下,容易做出错误的选择。2013年4月,上线仅一个月的“众贷网”宣布倒闭。公告称,由于整个管理团队缺乏经验,在开展业务时没有把控好风险,给投资者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2013年10月,湖北天力贷、宜商贷、深圳东方创投等数十家网贷平台相继爆出资金链断裂、逾期提现等多种问题,投资者难以收回借贷本金。

三是易卷入非法集资。网贷中介服务行业门槛低,外部监管缺失,网贷公司有可能突破资金不进账户的底线,演变为吸收存款、发放贷款的非法金融机构,甚至变成非法集资。宜信重庆等五家网贷公司就因为涉嫌非法集资和非法从事金融业务被清退。

四是平台风险累积。国内目前几乎所有的网贷平台都提供本金担保服务,即使是号称不承诺保障本金的拍拍贷,其实也提供了本金担保计划。捐赠模式和奖酬模式的众筹平台,如点名时间,对于欺诈行为则采取先行赔付的方式,然后通过法律途径追讨到项目发起者赔付相应款项。“本金担保”或“先行赔付”使得众筹平台运营方成为交易不可或缺的媒介,使得本来属于双向自行的交易成为运营方一手主导的交易,本来应该属于直接融资的概念,反而演变成了间接融资,风险累积在中间方,成为潜在的风险源。

目前国内缺乏专门的法律法规对众筹行业予以规范。对于非法集资的监管也限于事后案件监管,而对其批准设立、业务经营范围许可、资金风险控制没有予以明确,日常监管方面处于空白。前期出现了在淘宝网店上出售公司股权和PE基金份额的事件,因涉嫌“非法证券活动”已被证监会叫停。

政策建议

众筹作为新兴行业,其成长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出现泥沙俱下的局面,必然要经历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因此,要加快互联网金融监管研究,借鉴境外在众筹监管方面的做法,明确监管措施。

实施对投资者适当性监管。一是设定一般性的准入门槛,注意适当扩大投资者的参与范围。二是限制投资规模,设定单个投资者的投资上限,引导其合理控制风险。投资上限应根据投资者收入水平、财富净值、投资经验等实行差异化。三是对认可的投资者采取相对宽松的管理规则,鼓励认可的投资者参与众筹投资。

加强对融资主体的监管。一是发行人的信息披露制度,要求发行人通过平台向投资者披露公司基本信息、股本及股东情况、财务状况、主营业务、治理情况、募投项目信息等。二是对发行项目的募资金额设立上限,把众筹跟传统融资模式区分开来,具体金额应根据发行主体的行业、资产规模、营业收入的不同进行设定。

严格众筹平台准入。一是实行牌照准入制,对众筹平台的信息技术水平、业务流程、风险控制等方面设定准入标准。二是引入第三方机构(如银行、券商)负责资金托管,代理众筹平台在投资者账户、平台账户与发行人账户之间进行资金划转,保证资金的安全性。三是平台的内部风险控制规范,要求平台在发行主体信息核实和募投资金监控方面承担一定的责任。四是对平台的业务范围做一定的限制,如不可以提供投资建议或推荐,不可以参与发行人与投资者之间的交易等。五是要求平台在向投资者介绍发行项目时,要在显要位置进行风险揭示,提醒投资者参与众筹面临的风险。同时重视个人隐私保护,强化平台作为数据掌握者和数据使用者在数据保护方面的责任,加强对投资者的教育和保护。

分享到:0

发表评论

《清华金融评论》

微信订阅号

《清华金融评论》

扫码订阅

第 46 期

《清华金融评论》2017年第9期

常务理事单位

理事单位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