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下载

肖经建:美国消费者金融教育对中国的启示

373 views

0

本文通过分析美国消费者金融教育的背景、现状以及效果,得出对中国消费金融教育的一些启示。文章指出,政府部门、社区组织和企业应投入资源来开展消费者金融教育,帮助消费者克服个人非理性的局限。

美国消费者金融教育的背景

美国消费者金融教育主要指的是对消费者进行金融基础知识的教育以期加强他们的金融能力。在研究文献中,金融知识和金融能力定义的内容经常重叠,两个术语交替使用。美国金融知识和教育委员会(FLEC)将金融知识定义为“一种使用知识和技能来有效管理金融资源以达到终生财务福利的能力”,而将金融能力定义为“基于知识、技能和渠道有效管理金融资源的个人能力”。

笔者将金融能力定义为消费者运用必要的金融知识,从事理想的金融行为,进行合理的金融决策以达到个人财务上的成功的能力。从标准的经济学理论来说,消费者应该是理性的,具备各种金融知识,为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做出最优决策。从许多行为经济学的研究发现,现实世界中的消费者正好相反,常常是不理性的,缺少必要的金融知识,常常做出对自己不利的决策。进行消费者金融教育就是希望通过教育使消费者更接近于理论假设的颇具金融能力的消费者。

正如美国金融学会前会长坎贝尔在一次演讲中所言,我们应该把消费者向更为理性的方向指引。对消费者金融教育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在美国许多州立的赠地大学开展。许多州立赠地大学的家庭和消费者科学学院系均设有个人金融的课程。1984年成立的金融咨询和规划教育学会(AFCPE)是消费者金融教育推广的活跃平台。该学会在1990年开始出版《金融咨询和规划期刊》。美国另外一个学术组织,美国消费者利益学会(ACCI)也是消费者金融教育研究的活跃平台。它的《消费者事务期刊》已出过两期关于消费者金融知识的专刊,并计划在2018年出第三个关于这个主题的专刊。另一个学术组织,亚洲消费者和家庭经济学会(ACFEA)成立于1996年。该学会在亚洲各国和地区举行的双年会是消费者金融教育研究的活跃平台。20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学教授鲁萨迪和她的合作者将几个消费者金融知识的问题加入几个全国性的调查,并发表了一系列关于美国消费者金融知识欠缺及消费者金融知识重要性的文章,包括2014年在《经济文献期刊》发表的题为“金融知识重要性”的综述文章,消费者金融知识教育在近年来成为许多学科参与研究的热门题目,包括经济学、营销学、金融学、会计学、消费者科学、社会工作学、教育学、 心理学、社会学等。笔者编辑的《消费者金融研究手册》在2016年出了第二版,汇集了这个领域的一些新进展,其中有几章描述美国消费者金融教育的研究最新动向。目前消费者金融教育的目的已从原来的知识传授扩展到行为改变以及取得良好财务结果。消费者金融教育只是帮助消费者提高金融福利的一个方面。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在2014年提出通过金融教育、金融包含和金融消费者保护三方面的策略来达到消费者赋权和福利。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金融知识咨询委员会在2013年提出应将消费者金融教育、管制、消费者保护和政策选项设计结合在一起来提高消费者金融能力。

美国消费者金融教育的现状

美国的消费者金融教育主要来自政府和民间的合力。美国地方、州、联邦政府、社区组织、公司、金融机构、银行、教堂、初等和高等教育机构以及军事机构均开展消费者金融教育的项目。

据美国政府会计总署估计,美国政府在2010年用于有关消费者金融教育的费用为6800万美元。另外,美国在住宅咨询项目(其中含有金融教育的部分)的费用为1.37亿美元。 在联邦政府层面,两项法律规定了消费者金融教育的开展。在《公平和精确信用交易法》条款V的指导下,美国在2003年通过《金融知识和教育改进法》,成立了金融知识和教育委员会(FLEC)。这个委员会的金融知识策略集中针对:对增加的金融知识和有效的金融决策的需求;通过所需要的教育努力来达到这些有意义的目标。委员会包括22个联邦政府机构,财政部为委员会主席。在这个法律的要求下,2003年以来,美国会计总署已发布了十几个有关全国金融知识教育发展和改进推荐意见的报告和证言。2014年的报告列举出13个消费者金融教育项目的教育目标,也包括3个含有金融教育部分的住宅咨询项目。该委员会还创建了一个电话热线(1-888-My Money)和一个网站(mymoney.com),发布22个联邦部门开发的金融教育资源和工具供公众使用。它也汇总了全国关于消费者金融教育开展和评审研究的成果,供研究者和实践者使用。

在2010年多得-弗兰克法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的规定下,美国成立了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这个新的机构成为金融知识和教育委员会的新成员,而消费者金融保护局的局长成为金融知识和教育委员会的副主席。消费者金融保护局的中心使命是推广全国金融知识策略并已经开展了一系列项目来帮助消费者掌控他们的金融生活。该局的金融教育办公室在其消费者教育和参与司中。该局集中研究:确定如何测量金融福利和如何识别与有金融能力消费者相关的知识、技能和习惯;评估现有改善金融决策和结果的方法的有效性;开发和评价新的和创新的帮助消费者进行金融决策的方法。

民间的消费者金融教育项目种类很多。有一类是针对中小学生的。个人金融知识启动联盟是一个公立—私立组织的联盟,20多年来,每两年发布关于美国高中四年级生不及格的金融知识分数。这个联盟的成员是80多个教育、企业和政府组织,其使命是提高中小学生的金融知识,特别是通过推广使用它制定的对从幼儿园、小学到高中的金融知识标准。这个联盟在各个州推行它的使命并取得成效。2014年,43个州在其中小学教学内容中要求加入个人金融的内容。相比1998年这样做的只有21个州;35个州要求实施个人金融的内容,相比1998年只有14个州。与此同时,1998年没有任何州要求高中生通过个人金融的考试,现在已有19个州有这个要求。全国金融教育基金(NEFE)也开发和开展了对中学和大学的金融教育项目,并提供对消费者金融教育的研究提供研究基金。越来越多的大学也开展消费者金融的教育。在一个对200所大学的调查中,65%有金融教育项目,43%预计在12个月内开展这方面的项目。另一项调查发现,90%的来自36个州的大学财务资助管理人员表示他们通过面对面或者在线课程进行消费者金融教育。比较常见的教育主题为贷款支付、预算和信用。

也有一些教育项目以大众为对象。联邦存储保险公司(FDIC)的“金钱聪明”项目有10个模块,包括一些基本的金融主题,如预算、储蓄和信用管理。他们也邀请其他组织成为合作伙伴、使用和改用这个项目。一些金融机构也积极参与了消费者金融教育的活动。在一项对美国576个信用合作社的调查中,61%表示开展了个人金融教育的课程,通过8000个信用社的课程,15万成年人受到了教育。同样,97%受调查的零售银行表示,他们资助了和通过合作伙伴支持了金融知识教育的项目。

许多公司开展的金融教育活动包括退休计划和储蓄的训练。有研究表明,几乎60%的公司对他们的雇员开展金融教育,21%表示他们将在12月内开展这些教育计划。在这些教育计划中,退休规划是最常见的主题,其次为雇员援助项目和投资规划。在职金融教育活动方式包括咨询、座谈会、在线学习、工作坊、福利大会或内部通讯。

消费者金融教育也出现在房屋购买和拥有项目。这个包含消费者金融教育的项目历史悠久,并扩展了它的教育目标,如增加储蓄和减少债务。据一个早期的研究表明,1000多个组织从各种基金会得到资助来开展这些项目。

美国消费者金融教育的效果

美国关于消费者金融教育的效果具有争议。争议的议题有二:一是,是否从根本上需要消费者金融教育。一位法学教授在《美国经济评论》的一篇文章的题目就是《反对金融知识教育》。她的论点是消费者金融知识的起点太低,消费者需要的金融知识太复杂,而消费者金融教育的成本太高。与其将政府的钱用在消费者金融教育不如用于加强消费者金融保护。这一观点虽然广泛流传,但政府领头推动的消费者金融教育项目在前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的推动下还在继续加强。新总统特朗普是否支持消费者金融教育还让人拭目以待;二是,消费者金融教育是否有效,这个议题更具争议。早年一些研究表明消费者接受金融教育后会增强金融能力。如斯坦福大学几位学者发现,如果年轻时在要求消费者金融高中课程的州生活过,中年时的净资产会较高。许多关于消费者金融教育效果评价的研究都有正面和负面的评价。2014年,几个营销学教授在《管理科学》发表一篇关于消费者金融知识教育和行为的分析。在考察了201个有关研究后,他们的结论是消费者所受金融教育与其后续的金融行为关系较小。在他们的文章发表后,仍然有研究表明消费者金融教育对消费者行为和能力有正面影响。美联储纽约分行的一位学者和她的合作者在2016年的一期《金融研究评论》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又一次证实消费者金融教育的有效性。他们是用一个面板数据证实,如果居住过要求高中消费者金融教育的州的年轻人会显著地减少对非学生贷款的依赖,明显的改善债务支付行为。蒙大拿州立大学的一位经济学教授和她的同事利用同样的数据发现,一些州认真实施的严格的高中消费者金融教育可以帮助年轻人改善信用分数和减少逃债的概率。笔者与同事使用了2012年的全美消费者金融能力调查数据,发现参与调查的美国人如果接受过中学、大学或工作单位的消费者金融教育,他们金融能力的各项指标都较高,且他们的财务满意度也较高。

对中国消费金融教育的启示

消费者金融教育的目的是增强消费者金融能力,即让消费者具备一定金融知识,从事理想的金融行为,做出理性的金融决策,达到预期的金融目标。在培养消费者从事理想的金融行为,一些行为科学的理论可以借用。例如关于综合理论的行为改变模型(TTM)强调人的行为改变包括几个阶段:不思索改变、思索、准备、行动、保持和改变完成。而且,这个理论在综合各种心理学理论的基础上,识别了10个行为改变的过程。这一理论表明,如果能将不同的行为改变过程匹配不同的行为改变阶段,效果更为有效。为帮助消费者改掉坏行为习惯,培养好行为习惯,消费者金融教育项目可通过这个理论的提示,设计出以行为改变为目标的教育课程。

美国的经验表明,消费者金融教育在提高消费者金融福利方面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在可能的情况下,政府部门、社区组织和企业应该投入一定资源来开展消费者金融教育,帮助消费者克服个人非理性的局限,从事理性行为,进行理性决策,达到财务上的自由。另外,政府有关的管制和消费者保护措施也很必要。同时,按照行为经济学的有关研究成果,为消费者提供精心设计的对消费者有利的,消费者可以自由选择的金融政策,减少消费者进行错误决策的可能性,从而提高全体消费者乃至整个社会的福利。

[肖经建为美国罗德岛大学消费者金融学教授、《金融咨询和规划期刊》(英文)主编。本文编辑/丁开艳]

分享到:0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