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下载

李竹、邓永强:创业综合体模式助力“双创”升级

1572 views

zibenshichang

“双创潮”推动了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迅猛发展,然而目前该领域呈现出“散”和“薄”的现象。本文认为,中国创业服务1.0时代是政府主导的孵化器模式;2.0时代是众创办公,催生了大量的共享经济和联合办公等;而创业服务将进入3.0时代,创业综合体将针对创业人群提供具有丰富的业态及多元化的服务。

2014年9月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要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掀起“大众创业”新浪潮,形成“万众创新”“人人创新”的新势态,2015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国内已形成浓烈的“双创氛围”,掀起了新一波创业浪潮。国务院、各级政府机关、国有及民营企业、高等院校、科研机构等各个层面,积极响应国家“双创”战略,涌现出许多创业创新典型,同一时期,创业孵化器、众创空间也迎来了井喷发展期。此后,国家层面从顶层设计的角度继续推进“双创”的深化发展,2017年7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讨论通过了《关于强化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进一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深入发展的意见》,为中国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深化发展指明了方向。同时,创业创新市场上,投资人、创业群体、创业服务平台、媒体、研究机构等各参与主体就如何提升“双创”的品质与效率,自发地展开新一轮深入的探讨和实践尝试,自下而上地完善着中国的“双创生态圈”。

当前,中国进入经济增速换挡期,在经济结构调整、发展方式转变,新旧动力转变的经济发展新常态下,中国创新创业市场的崛起形成了一支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围绕创业服务的创业孵化行业也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将形成多种力量、多种模式、多种机制共同促进的全链条产业,和多层次、立体化的创业生态格局。这既是适应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科技创业大发展的必然选择。

创业服务者的历史路径与新局面

孵化器旨在对高新技术成果、科技型企业和创业企业进行孵化,以推动合作和交流,从而提高创业成功率,使企业“做大做强”,能够在企业创办初期提供资金、管理等多种便利。美国是孵化器的发源地,对振兴美国经济起到了重要作用。中国的创业孵化与中国改革开放大变革紧密相关,创业孵化本身就是中国创新发展的缩影。1987年,中国第一家科技孵化器在武汉东湖成立,由此,一条独具特色的中国创业孵化之路正式开启。此后十几年中,中国的孵化器基本上都是政府直接投资或大学、国企等国有机构主导建设,孵化器几乎清一色的是国有产权。2000年前后,民营资本开始进入孵化器领域。“双创”兴起之后,新建的孵化器(包括众创空间)绝大部分是民营的。李克强总理2014年在天津达沃斯论坛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国家出台一系列扶持政策,进一步营造全国创新创业氛围,更大程度地推动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迅猛发展,特别是众创空间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满足社会更加多样的创新创业需求。中国孵化器建设事业从星星点点到棋布全国,全国已形成4000余家众创空间、3000余家科技企业孵化器、400多家企业加速器协同构成的覆盖全创业生命周期的孵化生态,探索出具有中国特色的运行机制和发展模式。《中国创业孵化30年》一书中统计,目前7000多家创业孵化机构(孵化器和众创空间)中,民营机构大致占了2/3,市场成为创业孵化的生力军。科技部火炬中心数据显示,从1987年全国只有两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到2016年底达到了3255家,呈高速增长态势。尤其是近三年间全国新建成孵化器1787家,占到前30年孵化器总量一半以上。

然而,目前中国创业孵化器(包括众创空间、共享办公空间)呈现出“散”和“薄”的现象,企业分布比较分散,全国化布局的平台很少,即便有少数创业孵化联盟,也难形成强大的合力,抵御大风险的能力差。绝大多数国内孵化器的服务水平并未跟上初创企业的发展步伐,不对称的发展促使孵化器创新服务亟待提高。清科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年中国孵化器/加速器发展研究报告》中总结了当前中国孵化器发展的四方面主要瓶颈:一是政策环境尚待健全,社会化服务体系相对落后;二是盈利模式单一,房东模式为盈利点;三是高素质管理人才稀缺,导师资源匮乏;四是社会各方资源涌入,同质化严重。

目前,随着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快速发展,创业活动已从创业者或创业团队“单枪匹马”发展为创业者及企业、金融机构、大学和科研机构、政府等多主体“群策群力”。面对创新创业活动的复杂化,单个孵化器将难有大作为,全行业及全链条的协调融合将不可或缺。2012年10月,英诺创新空间在中关村成立,是中国第一批创业孵化+联合办公空间,并根据行业的综合化发展,提出了“创业综合体”模式,目前已扩展到北京、广州、佛山、中山、厦门、美国硅谷等地。创新空间不只是一个物理概念,而应是一个服务平台,应以开放、创新、发展的理念,建立良性循环机制,为创业者与投资者打造多元化服务的投资生态。未来,会有更多成功知名品牌孵化器在全国范围内和国外逐渐推广,整合各地创新创业资源,通过在各地自建或合建方式,将服务标准输送到全国不同地区,乃至输出国外,实现集团化发展,连锁式经营,创业服务将进入3.0时代。

总而言之,中国创业服务1.0时代实际是政府主导的孵化器模式;2.0时代是众创办公,催生了大量的共享经济和联合办公等;而3.0时代的创业服务平台实质是真正针对创业人群、具有丰富的业态及多元化的服务,即为创业综合体。

13

以创业综合体构建“双创”生态圈

创业综合体是一个全新的模式,既不是传统的写字楼,也不是简单的联合办公,更不是局促的孵化器,而是把创业企业和青年创客都视为服务对象,在物理空间上叠加服务形成场景体验,结合互联网要素,以大企业赋能加以放大,再以投资做加速的引擎,促成创业企业指数级增长。这意味着在超大空间内的入驻项目可以涵盖不同业态、不同阶段、不同层级的企业,空间内部的创业生态能被迅速构建出来。以北京回龙观创客广场为例,是2015年11月开始昌平区政府、英诺和腾讯三家联合筹办,将一栋烂尾大楼变为“创业综合体”,搭建全新的“双创”服务载体平台。目前,整体入驻率接近90%,入驻团队280多个,总的项目估值超过85亿元,融资规模8亿元左右,容纳就业4000人左右。总而言之,“创业综合体”应是一种创业生态业态,具备业态丰富、多元服务、投资驱动、以大带小等特点。其核心是构建风险投资、产业资源、创业孵化、国际化交流、交互体验社区为一体的创业微生态环境,其运营指导方针可以总结为以下公式:

 12

创业综合体应提供几个核心功能:

第一,提供覆盖企业全生命周期的办公产品。除了提供价格低廉的办公位,还设置共享会议室、公共休息区,减轻小微企业的压力。

第二,以服务赋能生态化建设。创业综合体的提供者应致力于提供全方位创业服务。首先是企业级服务,引进第三方服务来满足入驻企业各种需求;其次是引入或组建专门做政策服务的专业化团队,将业务系统沉淀的企业数据库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盘活并使用,提高政策落地的效率。

第三,在空间内提供“陪跑计划”。创业综合体可根据自身资源禀赋提供特色服务。例如,以投资驱动的典型模式,就是把创投平台浓缩到一个小产品当中,对于种子期的项目一对一配创业导师,让行业大佬成为企业的私人顾问,帮助优秀初期项目对接资源、资金和平台,助其快速成长。

第四,致力于为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目前,针对小微企业尤其是创新创业企业获得金融服务,仍然是国家层面和金融体系努力解决的一大难题,除了风险投资之外,创业综合体应着力引入各种金融资源为创业企业、企业家以及创业投资家等市场主体提供多种金融服务,促使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在创新创业领域的配合发展。目前“投贷联动”就是一个很好的手段,针对初创企业房租负担的高进入门槛,还可引入“租金贷”等。即当入驻企业出现房租或者工资支付困难时,创业综合体平台应该以很多风控手段与银行合作,提供信贷等金融服务,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第五,创业综合体还需要与大企业建立紧密合作关系,把大企业想做的生态化创新工作通过空间合作和资源对接真正落地。

(李竹为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清华校友TMT协会荣誉会长,邓永强为英诺创新空间创始合伙人、清华校友TMT协会秘书长。本文编辑/王蕾)

分享到:0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