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下载

高善文:处理中美贸易摩擦需要更系统性的思考

4702 views

hong guan jing ji

未来应对中美之间的修昔底德陷阱,需要继续重视和夯实两国经贸合作的压舱石地位。中国应该在全力维护现存WTO多边机制的同时,通过中美双边谈判,为WTO多边机制无法覆盖的纠纷和关切,确立一套双方都认同的行事准则,甚至还可以进一步拓宽到其他国家,从而修补和完善目前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

过去许多年,中美经贸合作日益加深,并成为两国良好关系的压舱石。然而近年来,这一压舱石正经历系统性的、不可逆的、影响深远的变化。处理当下的中美贸易摩擦需要更系统性的思考。中美两国需要继续重视和夯实两国经贸合作的压舱石地位。实现这一前景,无疑需要中美双方共同努力,需要超越目前贸易争端的、面向未来的系统性思考。

中国应该全力维护现存WTO多边机制。与此同时,通过中美双边谈判,为WTO多边机制无法覆盖的纠纷和关切,确立一套双方都认同的行事准则。

多边框架视角

1945年,在谈判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时,很多国家都派出了代表团。英国代表团团长是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他当时提出了一条解决国际收支失衡问题的基本原则,即面对严重的国际收支失衡,逆差国和顺差国承担同等和对称的调整责任。但他的这一原则遭到了美国代表团的坚决反对,美国要求应该主要由逆差国来承担调整责任。与此相对应的事实是,在当时和随后比较长的时间里,美国维持了相当规模的经常账户顺差。

进入21世纪,随着国际经济形势的巨大变化,美国开始要求顺差国承担主要的调整责任,中国也成为不断被指责的对象。与此相对应的事实是,美国已经转变成为长期的逆差国。

没有永恒的理论,只有永恒的利益?在这一点上,看起来我们要向美国政府认真地
学习?

从学理上讲,美国政府对中美双边贸易差额的指责,明显是站不住脚的。我们生活在一个高度全球化的世界,货物和服务生产的不同环节,分布在许多不同的国家。基于双边贸易的顺差逆差来评判由谁承担调整责任,存在非常大的问题。例如,中国对美国确实存在巨额顺差。但近年来,中国总体的经常账户基本保持平衡,更准确地说,顺差额占经济总量的比重完全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接受的范围内。这意味着,从多边的角度看问题,如果中国对美国存在巨额顺差,那么中国对其他国家一定存在巨额逆差。因此,要求中国单边地为中美贸易差额承担责任,缺乏学理基础。所以我们应该首先在学理和道德上占据高点,尽量把问题放在多边框架下解决。

中美进入修昔底德陷阱?

接下来需要讨论的是,近年来中美经贸摩擦和动荡的加剧,多大程度上是因为特朗普个人的想法和主张?多大程度上是因为中美两国经贸关系的基础正在经历不可逆的、系统性的、影响深远的变化?

美国总统在贸易问题上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特朗普奉行重商主义、单边主义,摒弃多边框架,把贸易视为零和游戏,因而近来陆续出台了许多针对性的政策。

假定近期的政策完全出于特朗普个人的主张,那么我们就无须在战略层面过度重视,见招拆招即可。等到现任总统任期结束,乃至中期选举之后,许多的贸易政策就会随之调整,局面回归到长期趋势上来。

但问题可能并非如此简单。两国经贸关系的基础,应该正在发生变化。在这一层面上,我们需要讨论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中美之间是否存在修昔底德陷阱?

我认为已经进入。在美国看来,作为崛起的新兴大国,中国正在全方位地和美国争夺战略影响力和全球事务的主导权。因而在许多领域,不仅仅是经贸层面,中美之间的对抗性越来越明显。

第二,中美经贸合作作为两国关系压舱石的地位,是否正在松动?

1972年至1991年的20年里,苏联的存在应该是中美关系最重要的压舱石。1991年苏联解体至2012年的二十多年里,中美关系最重要的压舱石应该已经切换为两国经贸联系,其顶峰的标志是美国接纳中国加入WTO以及后续的蜜月期。由于经济结构很强的互补性,这二十多年里,中国经济快速成长,美国也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并且美国希望中国可以在成长过程中变得更加市场化和民主化。

然而最近几年,中美经贸这一压舱石,正在发生诸多不利的、微妙的变化。其中一个重要的细节是,过去每当中美在政治、外交方面出现紧张情绪时,美国商会和企业界往往出面, 为中美关系的缓和以及迅速走向正常化做很多的工作。近来这种情况越来越少,商会对中国甚至开始持有批评意见,立场也不如以往友好。

客观的原因是中国经济的发展和产业的升级,中国企业正越来越多地触及到美国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领域,这样,引起许多的反弹也就不难理解。当然,中国营商环境的变化,国进民退的苗头,以及政府对战略新兴行业的选择性扶持所形成的不公平竞争问题,可能也导致了外资企业越来越多的不适。

以往在两国贸易更具互补性时,美国强调的是自由贸易和开放市场准入;但随着直接的竞争以及在全球第三方市场上的竞争越来越多,对抗性就日益凸显,美国的关切从自由贸易转向了所谓公平贸易。

第三,WTO无法覆盖的潜在冲突如何解决?

一些领域的纠纷,WTO多边框架并未覆盖和提供解决方案。在此背景下,美国就试图通过双边框架解决问题,或协调盟国共同对中国施压。这是更深层次的国际贸易规则问题。

面对修昔底德陷阱下潜在的竞争甚至对抗关系,我认为未来中美之间更加需要一个压舱石,经贸关系仍然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基础。即使中国未来和美国一样发达,也不可能在所有领域都有比较优势,在全部产业链中占据高端。最终必然互有分工,大量贸易,在供应链上各占其位。

中国应该全力维护现存WTO多边机制。与此同时,通过中美双边谈判,为WTO多边机制无法覆盖的纠纷和关切,确立一套双方都认同的行事准则,甚至还可以进一步拓宽到其他国家,从而修补和完善目前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并确立一个更加牢不可破的中美经贸关系压舱石。实现这一前景,无疑需要中美双方共同努力,需要超越目前贸易争端的、面向未来的系统性思考。

(高善文为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本文编辑/丁开艳)

分享到:0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