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下载

人民币汇率连创新高 警惕升值背后潜藏风险 | 央行与货币

文/《清华金融评论》高级编辑谢松燕
306 views

2020-06-18 3.43.03

自2020年5月人民币对美元触及年内低点7.1765后,反弹回升,一路上扬。1月6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举升破6.50关口,创2018年6月来新高。人民币的强势升值显示出国际国内对中国引领疫情后世界经济恢复势头的信心,但同时也要看到升值背后潜藏的相关风险。

2021年首个交易日,中国股市和汇市双双迎来开门红。1月6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举升破6.50关口,最低报6.4592,当日官方收盘价报6.4628,创2018年6月来新高。与此同时,离岸人民币对美元也直线拉高,升破6.45关口,日内升值超500基点。2020年全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上涨超4500基点,全年涨幅6.92%。

多因素助推人民币升值

导致人民币升值的原因比较复杂,除了中国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经济基本面快速恢复,贸易顺差扩大及美元资本流入等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外部因素,即美元的持续贬值,中美两国利差加大。

中国在2020年五月就开始全面控制了疫情,各行各业复工复产有序推进,工业快速回复,产业链优势发挥明显,消费需求也在不断复苏,从需求端到供给端都快速回复,成为2020年全球唯一一个经济增长率由负转正的国家。强劲的基本面为人民币提供了走强的背景。

与人民币升值对应的,是美元出现了持续贬值。美联储在2020年开启了无限量化宽松,同时美国财政部发行大量国债来刺激经济。美联储将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水平下调至0利率水平,而我国的利率下调幅度不大,中美利差进一步拉大,使得大量资金从海外流入我国,购买人民币资产,推升了人民币的汇率。

此外,美国总统选举造成的社会动荡和分裂,国际投资者对美国政局担忧,推动部分避险资金流出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人民币汇率上涨。

华泰证券宏观首席研究员易峘此前指出,春节前的季节性结汇需求可能继续为人民币汇率提供支撑。春节前,随着出口商国内业务现金需求上升,前期未结算的外汇收入可能继续集中结汇,为人民币汇率走强提供支撑。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涂永红表示,此轮人民币升值反映了市场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信心,微观主体应抓住短期资金流入的机会,扩大进口,开展与这些短期资金期限相匹配的贸易融资,扩大消费、生产、贸易规模,与此同时,应在金融市场做好套期保期和风险对冲,进一步夯实实体经济的发展。

升值背后潜藏风险

在人民币汇率升值对经济包括出口的负面影响方面,中银证券总裁助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认为,目前来看,影响都是比较小的。他指出,一方面是因为人民币升值仍然较为“温和”;另一方面,近期人民币对美元升值部分也是因为出口表现强劲,出口结汇较多,这是正常的市场反应,并不会对出口形成明显打压。徐高指出,评估汇率对经济的影响,不能仅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而要看人民币对各种货币的加权平均汇率。按照这个汇率来算,人民币其实升值的并不多。“现在大家可能关注比较多的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近期升值比较多,这背后更多是因为美元贬值幅度较大。但是如果看人民币对一篮子里面的其他货币,比如说人民币对欧元,就看不到太强的升值走势。”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徐奇渊也认为,从篮子汇率的角度来看,人民币升值对于实体经济的影响,可能小于双边汇率升值幅度带来的影响。

对于人民币汇率今年的走势,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认为2021年人民币有升值的压力,但是升值幅度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他预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会在6.4到6.6之间浮动。这种微小的增值幅度,对于出口行业和制造业来说还是可以承受的。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独立经济学家谭雅玲认为,人民币的强势显示出国际国内对中国引领疫情后世界经济恢复势头的信心,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当下的全球化竞争已经不是规模竞争,而是技术科研、知识产权、数据网络的竞争,人民币汇率必然掺杂更加复杂的竞争博弈背景。谭雅玲强调,如今人民币升值背景最大的主导性因素就是中美博弈,以贸易为首的较量难免掺杂汇率操纵与被动之间的不正常关系,毕竟汇率之间的利益多少还是很重要的参数。尤其是在全球经济因疫情损失加大的现实中,“我们尤其要细致观察、审慎评估汇率博弈对主要经济体或保护或打击的不同影响。”

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也指出,随着各国逐步恢复生产,人民币汇率高估的负面影响会逐渐显现出来。他建议利用这个时机,尝试加大在一些外汇领域的改革力度,平抑过度升值,确保汇率基本稳定。

人民币汇率的后期走势

近年来,中国在推动高水平对外开放时注重建立有效的宏观审慎管理体制,在控制、调节资本流动,尤其是短期资本流动方面有许多实用的工具,能够根据金融市场的变化,按照市场规律引导企业、机构的行为。

1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决定,将境内企业境外放款的宏观审慎调节系数由0.3上调至0.5,向市场发出了鼓励资本流出、平衡国际收支的政策信号,有利于更好地引导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避免重大投机冲击和市场价格过度波动,进而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表示,从目前情况看,境内外经济复苏、货币政策走势和美元指数走势等支撑人民币汇率走强的因素在短期不会发生变化。

“人民币汇率预计将在双向波动中经历‘前快后慢’的升值进程。”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预计在2021年上半年降至6.40左右。预计2021年维持于较高水平,且人民币汇率有望保持长期稳态。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表示,人民币在2021年仍然会保持长期升值的态势,但是快速升值的可能性不大。

徐奇渊预计,2021年人民币汇率可能在前半段升值预期较强,后半段升值压力减退或者出现一定的震荡。这主要是因为欧美经济前半段将受到冬季疫情的严重冲击,甚至部分国家可能面临双底衰退(例如英国、德国),后半段则可能得益于疫苗普及带来的提振,全年经济可能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中国经济则可能呈现为前高后低,国内外经济形势变化趋势形成反差。

对于人民币是否会继续升值破六,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认为,这是小概率事件。管涛指出,首先,人民币升得快并不意味着升值压力大、升值预期强。正是因为汇率升得快,及时释放了升值压力,避免了预期积累。其次,从2020年6月初以来人民币震荡升值,已经持续了六个多月时间,并累积了近10%的升幅,同期人民币汇率指数也累积了一定的升幅。再次,影响汇率升贬值的因素同时存在,本身是此消彼长的关系,令汇率跌多了会涨、涨多了会跌。来年内外部不确定不稳定因素较多,将影响消息面和基本面,进而加大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

谭雅玲强调,尤其是中美贸易处于敏感时期,保护好外贸与经济是我们与美国协调、谈判的底气和基础。中国经济的信誉已经被世界认可,但中国经济仍需努力。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依然存在差距。面对2021年及未知的未来,谭雅玲表示,我们应有警惕性和防范心,毕竟国际经济疲软、货币竞争加剧、疫情肆虐都是现实与事实。“虽然我国先于其它国家好起来,但我们底子薄、基础弱的现实没有改变,我们必须看透外部、看清自己,准确把脉形势,坚持抵御‘外侵’、梳理情绪、理性应对、主动面对。”   END  

本文编辑:谢松燕

分享到:0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