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下载

央行化债SPV猜想 | 央行与货币

1048 views

7

文/《清华金融评论》资深编辑秦婷

自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制定实施一揽子化债方案”以来,市场高度关注化债相关政策。近日在2023金融街论坛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潘功胜在谈及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时表示,“必要时,人民银行还将对债务负担相对较重地区提供应急流动性贷款支持”,这被认为或是央行化债SPV(应急流动性金融工具)的官宣。

有机构对于化债SPV的形式进行了猜想:一是通过SPV鼓励银行进行贷款展期,以展期金额设定一定比例的额度给予银行补偿和激励;二是部分地方融资平台提供优质资产作为抵押物,鼓励银行发放低成本长期限贷款,央行或像此前一样以合同形式参与购买小部分贷款,在合同到期后再由银行购回。

10月底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要求,全面加强金融监管,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其中,就视为金融风险重要一环的地方债务风险,进一步明确地方“化债+管债”框架,提出要建立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长效机制,建立同高质量发展相适应的政府债务管理机制,优化中央和地方政府债务结构。

实际上,自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制定实施一揽子化债方案”以来,市场就高度关注化债相关政策。

央行金融稳定局近日发表专栏文章指出,有效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会同有关部门采取多项措施,积极支持地方政府稳妥化解债务风险。引导金融机构按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与融资平台平等协商,通过展期、借新还旧、置换等方式,分类施策化解存量债务风险、严控增量债务,并完善常态化的融资平台金融债务监测机制。

近日在2023金融街论坛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潘功胜在谈及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时表示,“必要时,人民银行还将对债务负担相对较重地区提供应急流动性贷款支持”,这被认为或是央行化债SPV(应急流动性金融工具)的官宣。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表示,财政系统此前已经通过特殊再融资债等方式发力化债,此次央行行长的表态,可能意味着金融系统的化债进程开始提速。在央行提供应急流动性贷款支持之外,商业银行通过降低融资成本、拉长债务期限等方式,缓释部分区域的偿债压力,更具备长效机制。

早在今年8月,就曾有媒体报道称,央行或将设立SPV,由主要银行参与,通过这一工具给地方城投提供流动性,利率较低,期限较长。

历史上,央行曾于2020年创设SPV来应对疫情对经济社会的意外影响。2020年6月1日,央行、原银保监会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对中小微企业贷款实施阶段性延期还本付息的通知》《关于加大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力度的通知》,创设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两个特别目的工具(SPV),以切实缓解小微企业贷款还本付息压力、提升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比重。具体如下:

一是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央行通过SPV每季度按照40%的比例购买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新发放的普惠小微信用贷款,提高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比重。

二是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计划。通过特别目的工具SPV购买地方法人银行持有的中小企业信用贷款,利用利率互换的方式,对银行给予其办理的延期还本普惠小微贷款本金的1%作为激励,鼓励地方法人银行对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应延尽延。

华创证券分析认为,从2020年的两个直达实体的货币政策工具的情况来看,具有以下特点:

一是央行主动提供,并设立普惠信贷增长目标,对投放效果的管理程度更强。一般再贷款由商业银行季末或其他特定时点主动向央行申请,央行投放相对被动,主要取决于实体部门需求以及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意愿。以保交楼相关的再贷款工具为例,考虑授信风险偏高,银行投放意愿相对谨慎,目前四项相关工具中合计余额仅为5亿元。然而,央行主动进行普惠小微信用贷款支持时,要求获得支持的地方法人银行要制定普惠小微信用贷款投放增长目标,并要求商业银行降低对抵押担保的依赖,使更多小微企业获得免抵押免担保的纯信用贷款支持,故对流动性投放的管理程度相对更好。

二是相较于多数再贷款工具,SPV直达工具的成本更低。目前再贷款工具的资金成本多在1.75%附近,而SPV为地方中小行发放普惠信用贷款所提供的40%的资金,资金为“零成本”;普惠小微延期支持工具是央行向地方法人金融机构支付的固定利率为2.62%,向地方法人金融机构收取的浮动利率为法定存款准备金利率(1.62%),通过利率互换方式直接对地方银行进行1%的优惠补贴。

三是借用SPV工具,信贷资产无需质押给央行,体现商业银行风险自担原则。一方面,从法律适用性来看,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法》有关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向地方政府、各级政府部门提供贷款,不得向非银行金融机构以及其他单位和个人提供贷款,向特定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贷款的除外”,SPV作为中介工具后,央行资金用途的使用和安排可以更加灵活。另一方面,与海外SPV工具有所不同,中国央行通过SPV购买地方商业银行发放贷款,不承担信用风险,不需要地方法人银行将信贷类资产的抵质押,全部的贷款仍然由原商业银行管理,全部的利息也都由地方银行享有,因此商业银行信贷不出表,仍是信用风险的承担者。

总体来看,明明分析认为,不同于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2020年创设的两项创新货币政策工具有市场化、普惠性和直达性等特点。市场化方面,央行通过创新货币政策工具激励金融机构,但不直接给企业提供资金,也不承担信用风险。在普惠性上,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对普惠小微企业办理贷款延期或发放信用贷款后,即可以享受央行提供的支持。对于直达性,央行新创设的两个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将货币政策操作与金融机构对普惠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支持直接联系,保证了精准调控。

也就是说,这两种SPV工具,无论是直接给予资金激励,还是购买银行的信用贷款,其实都是在降低银行向小微企业进行信贷投放的成本。因此,分析认为,用于化债的央行SPV,大概率也是为了分担银行降城投存量信贷的成本。

央行SPV模式的猜想

有分析指出,截止2022年底,城投平台的有息负债规模达到59.8万亿,其中,银行贷款仍是主要的融资渠道,占比约7成。近两年,地方政府采取的最多的地方政府隐债化解方式是安排财政资金偿还和借新还旧,以及展期降息等方式偿还。延续这一思路,未来进一步降低成本的可能性较高。

国内以往的SPV在运作过程中,央行并不承担风险和收益,一般是通过撬动银行来发挥作用。

方正证券对于化债SPV的形式进行了猜想:一是通过SPV鼓励银行进行贷款展期,以展期金额设定一定比例的额度给予银行补偿和激励;二是部分地方融资平台提供优质资产作为抵押物,鼓励银行发放低成本长期限贷款,央行或像此前一样以合同形式参与购买小部分贷款,在合同到期后再由银行购回。

民生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谭逸鸣认为,若央行通过SPV向地方法人银行注入流动性,一方面,将有利于进一步宽松银行体系的流动性,另一方面,通过银行向地方城投平台提供融资支持,城投平台能够获得利率较低、期限较长的资金来源,将有利于缓释平台的债务风险,也为银行资产负债匹配创造了空间。

潘功胜表示,将支持地方政府通过并购重组、注入资产等方式,逐步剥离融资平台政府融资功能,转型成为不依赖政府信用、财务自主可持续的市场化企业。

责编丨秦婷

校对丨兰银帆

初审丨徐兰英

终审丨张伟

分享到:0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